• 誰跟你自己人!


    上面這段新聞,是中天記者許少蘋在採訪樂青528捷運局抗議行動後做出來的新聞。這不是立報記者胡慕情第一次被她報導為「自稱為記者的女子」,這恐怕也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聽到「老師知不知道?」這樣的蠢,嗯,敏感問題

    關於這新聞當時發生的情況,「自稱記者的女子」胡慕情自己有回應、苦勞網的黃詩凱也作了整理、樂生流氓(笑)Torrent也寫了回應、流氓頭頭孫窮理也寫了封給許少蘋的公開信,但我覺得更直接的是看同一個下午東森新聞台的SNG直播。在那整整快十分鐘的報導,大概到剩下四分鐘的時候,才有讓樂青找到機會說明這次抗議的內容

    但在這短短的一分鐘裡,(註:這一分鐘就是上頭許少蘋報導中的「支支吾吾」),我們卻也可以一直聽到許少蘋的妙問:「請問雞蛋是從那裡來的?」、「師長知不知道你們要丟雞蛋?」。然後,當然又得「再看一次」沒有蛋的蛋洗畫面。而我們看不到的,是在影片快結束時,許少蘋的連串質問:「你們不知道砸到我了嗎?」、「被雞蛋砸到不能問喔?」、「丟雞蛋不對,而且我被丟到了」、「你們知不知道簡訊一通我們就立刻趕到?」、「等你們回去看到新聞播出來,看誰比較難看。」

    公視記者sharplin從記者的角度談這個衝突,認為:
    就我看來,抗議的學生們明明就知道媒體嗜血,又發出那種簡訊,所以可想而知,雞蛋一丟,絕對是重點,那還管你什麼地下水危機..我的意思是,既然早知媒體特性,有必要為了被重視發新聞給他們嗎?因為反正都會被模糊焦點,那發不發他們有差嗎?又或是說,有點骨氣吧!一定得靠主流媒體嗎?
    其實類似的觀點陳真也說過
    媒體報不報,本來就不該是什麼問題。它會報不是更奇怪嗎?那何必做社運?如果媒體報導那麼重要,何不乾脆立志當記者?
    對我而言,sharplin跟陳真的評論都指出了台灣的社會運動者或許太把「媒體報導」看作是一個「成果」,而到最後變成是自己讓自己在「衝突吸引報導,報導模糊訴求」間進退維谷。而這種兩難,其實小管兩個月前在一場關於「假記者與部落客」的座談會上亦有所反省,雖然媒體跟社運之間的關係是老問題了,但這一時半刻好像也走不出來。更別說這個走出來也不是運動者單方面的事情

    只是,即使苦勞網、立報是跟運動者比較親近的報導者,但這中間其實還是有著「運動者」與「記者」的界線的,就算有人要刻意打模糊仗,但仍須明辨。不過,關於獨立媒體與商業媒體裡的「記者身份與權利」這件事,雖然我們這些外人(閱聽人)覺得「你們」都是記者,但還是許少蘋本人說的直接
    誰跟你自己同業自己人
    啊哈,醍醐灌頂。我想這話聽在樂傳青那些新聞所同學的耳裡,應該會一整個窘,或,憤怒吧。我們早該選擇支持獨立新聞媒體的。

    最後,罵歸罵,該知道的事情還是要知道。補關於樂生地下水層的公聽會報導一篇,看看捷運局是怎麼推託的。


    [站外相關]
  • You might also like

    27 comments:

    ouf said...

    記者自己通常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是受人尊敬的... 上從政治人物下至社會中堅,碰到他們時都會因為他們所握有的權力而有所顧忌、展露恭敬貌,在長久表面的恭敬對待下,久而久之他們也就相信了自己是受尊重的一群。於是就發生了這位徐記者的悲劇... 或喜劇。

    OJ said...

    許少蘋的blog竟然就自己寫下「樂生流氓」這些字眼。這下子哪來客觀報導呢?然後一堆記者問的問題,都只為繞在「雞蛋」,真是讓人傻眼。還記得霍布斯邦在《非凡小人物》書裡有提到工人砸毀機器的意義,哪天民眾真的看不下去了,去破壞SNG車或攝影機,我想我也不意外了。(會不會有人說我這樣子是鼓吹暴力呢?)

    judie35 said...

    oj,
    去年915台灣社反制紅衫軍的活動中,中天的轉播台就被砸了,主播也被打。

    我覺得記者報導衝突場面,原本就有點像上戰場,得心理有所準備。

    去年915那位被打的主播,似乎並未像這位記者小姐那樣跳腳喊冤。

    謝謝豬小草整理各方說法的資料。

    豬小草 said...

    罵歸罵,該知道的事情還是要知道。補今天下午關於樂生地下水層的公聽會報導一篇,看看捷運局是怎麼推託的。

    OJ said...

    是啦,還是要言歸正傳。也是謝謝小草的整理跟補充。

    wobblies said...

    不行不行,不能這麼容易就言歸正傳,要教教這這幾位記者「跑新聞如何躲雞蛋」以及「社會運動雞蛋史」。

    http://blog.roodo.com/wobblies/archives/3369339.html

    lou said...

    看到這篇文章,令人感慨萬千。

    台灣某些記者把無冕王當成霸王來做,到了國外行徑一樣暢秋。請參考此位駐外記者網誌,重點在最後一段的結論。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claudiatseng88&f_ART_ID=660986

    阿達 said...

    奇怪了,點選blogger的「引用」之後,在跳出的視窗內輸入Google帳號密碼,再下去卻會不斷重複一直跳出同一個畫面,完全無法連結。試了別的Blogger部落格,也是一樣。這算是Google整並Blogger的適應不良後遺症嗎?

    Zulu said...

    豬小草:
    中天很無理沒錯,但你要是連公視也一鍋端下去,那就等於把樂青陷入孤立的狀態。

    事件演變成鬧劇,樂青的行動有被當成小孩子胡鬧的危機。眼前無論如何要把蛋洗爭取到的注意力盡量轉成說明地下水議題的空間。媒體嗆媒體已經把焦點模糊了。

    豬小草 said...

    @zulu:

    嗯,會有這樣的誤解嗎?那我等一下要作個補充,現在要先吃早餐。

    我會把公視記者的評論放在最前面,是因為我覺得他所說的,跟陳真的話是一樣的,就是台灣的社會運動者或許太把「媒體報導」看作是一個「成果」,而到最後變成是自己讓自己進退維谷。

    不過,你的提醒是對的。

    豬小草 said...

    @ouf:

    其實,看看許少蘋另一篇在慈濟新店醫院外的心情,小記者在台灣這種媒體生態下,也挺可憐的。所以,嗯,廣告一下KarlMarx的文章

    @OJ:

    其實要言歸正傳實在很難啦,而且這個外生的討論,也是非常重要啊。

    @judie:

    你這留言讓我想道去年那個很有名的「等衝突」短片。

    @wobblies:

    片子剪的好,榴槤更是美味啊。嗯,廣告一下,枝仔冰城的「榴槤sorbet」不錯吃,5/31之前「買兩百、打八折」,今天是最後一天喔!!

    @lou:

    那最後一段,真的整個無言啊。。。

    @阿達:

    沒用過那個功能,所以部知道是不是bug。不過,如果文章要放連結就直接連吧,這裡看得到的。

    OJ said...

    TVBS記者等衝突的那段,youtube上面的已經撤掉,這篇裡面有找到新連結
    http://blog.roodo.com/mornika/archives/3370237.html

    Joseph said...

    五年前,台灣的WTO代表團在日內瓦剛開館,我帶著一批記者大人去WTO跟歐盟採訪。
    說實在,我對記者期待的標準非常基本,只希望大人們能搞清楚日內瓦、布魯塞爾的東西南北及WTO或歐盟的全稱,不要在人家派出來的接待官員面前問些蠢話讓我Orz就很滿足了。很可惜,每一場參訪都讓我想化身土撥鼠打地洞逃走。
    五年過去了,情況當然沒有改變,倒是這些會去問WTO官員對台灣加入WHO看法的記者,從小記者變大記者,大記者變主播。

    我的問題是:「支持獨立新聞媒體」是解決台灣媒體問題的良方嗎?
    有專業不該傲慢,但是如果真的有專業,傲慢最多只是道德或人格的瑕疵,而且在某些場合,還不見得是瑕疵。問題是台灣的媒體根本沒有專業可言,傲慢不是來自專業,而是建立在好幾種相互支援的權力結構上。在這種結構之下,獨立新聞媒體該想辦法建立的,應是非主流領域的專業性,從而逐步建立起在該領域的credibility。而不僅是像苦勞網所說的「碰觸主流媒體所不願碰觸的事件、寫出更多社會上被壓制的聲音」。
    但從抗議學生發出的簡訊看來,他們是想打進這個權力結構的,但專業性呢?
    在相關的討論裡,「許少蘋」出現的次數遠超過「地下水」,這給一個路過的讀者什麼觀感?而「樂生院地下水壓問題大辯論」那篇,容我說,光從第一段官員與議員對話的報導就充滿了先入為主的評價。工程都有危險性,問題是危險性有多大,可否避免,避免的成本是否超過該危險本身,是不是可被接受的?政府的監督責任該到哪裡?與包商間的損害賠償責任如何分配?這些問題在胡慕情的報導裡看不出答案,如果這是那個會議都沒有討論的問題,我也只能說,該會議沒有討論價值。而最後用王先生的「台灣發生的重大災害,哪個顧問公司負過責?」作為結論…..實在是不很負責任的做法,世曦公司(及中華工程公司)隨便都可以舉出一堆例子,他們的法務部門每天都在處理這種損害賠償責任問題。希望這是因為胡小姐未來將有更深入的報導。否則,她跟她所指責的對象有什麼區別?

    Joseph said...

    修正說明:
    世曦公司("即"中華工程公司)

    Chyng said...

    容我說明一下新聞為何如此處理。

    從公聽會一路到日前抗爭,捷運局針對重點問題皆迴避處理,尤其在「承認數據有問題、確有安危可能,卻依然不肯停工」,並以「捷運局能負責(負什麼責?)、技術問題工程會內討論即可」做為回應,我不認為這是公部門應有態度。不論私下問(我跟方副處長私下溝通都能有說有笑,態度良好)、樂青與捷運正面衝突時,面對工程安危(還不是保留問題),施工單位確實有責任釐清。態度如此迴避,閱聽眾不需知道嗎?

    我承認工程確有危險性,但「到底多危險」,別說我不知道,工程師也無法講得很明確,只能依照過去房舍崩塌、民房龜裂這、水高七層等確實證據做為提醒。政府的監督責任在會中不是沒有談到,到捷運局僅說「我會負責、我會監督」,但面對議員提問「那為何數據錯誤」卻無法回答到底監督了什麼、有沒有懲罰失職人員等,這一些捷運局一概不說,所以不是不處理,而是無法處理,資訊不公開,這是寫報導的為難之處。

    至於資訊公開法?有。議員叫捷運局北工處長把所有資料各送一份至辦公室,但吳處長的回答是:「我們會送到工程會做參考。」這是捷運局處理資訊公開法的態度。議員索取如此,何況小報記者。

    至於最後一段的書寫,王技師的重點在於「業主(捷運局)的態度」,至少我在現場是如此理解。引文是王技師所言,所以沒有做切割,日後書寫會更加注意,謝謝你的提醒。

    再則,我認為中天許少蘋與樂生的事是必須做切割的。中天事件是與我的關聯,而非樂生。

    豬小草 said...

    @OJ:

    感謝報馬。

    @joseph:

    我想,「支持」只是打開可能的第一步,總不是藥到病除的良方。

    另外,非常同意你對獨立媒體如何建立「專業性」的看法,不過,我想這也牽涉到苦勞網在「社運新聞」和「發稿平台」這之間的取捨吧。

    @wobblies:

    看到你在自己家裡的回應,根本是個不良中年哩(笑)。

    Joseph said...

    在我小時候
    加入的社團都會要我們這些新生先閱讀動物農莊與1984,當時不太明白
    淡經過這些年,我越來越懷疑「支持」這第一步是不是該跨出去

    豬小草 said...

    @joseph:

    這兩本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借給班上同學了,他還沒有還我呢。

    dol said...

    看了lou提供的文章連結,讓我不禁想去借本台灣媒體工作者手冊(如果有這東西),確認上頭是否寫著「我們一律讓被採訪單位招待,絕不自己或公司花錢」這點。

    這種「採訪者很大,大家都要尊他們是爺」的態度,嗯,我真的要去問問老師們知不知道了。

    豬小草 said...

    @FYI

    為什麼我們要丟蛋?

    ----青年樂生聯盟回應0528捷運局行動

    在5月28日下午,我們和支持樂生的朋友們來到捷運局陳情,因為未獲得捷運局任何實質回應,現場群眾一起對捷運局投擲雞蛋,表示我們的不滿與憂心。隨後遭到警察強力驅離,6位朋友遭到逮捕,並以妨害公務等罪名遭到移送。當天行動訴諸媒體後,引發關心樂生議題的朋友們熱烈討論,意見正反有之。作為策劃這次捷運局陳情行動的團體,我們想跟大家說明為何我們在當天有這樣一個陳情與丟雞蛋的行動。請各位朋友聽過我們說法之後,繼續提供批評與指教。

    樂生拆遷危機自3月以來,雖然捷運局持續以消極敷衍的態度面對樂生爭議,但仍有少數工程專家秉持專業者的良知與熱誠,主動投入樂生捷運雙贏替代方案的研擬工作。在各方工程專家的努力之下,我們除了發現樂生捷運雙贏在技術上確實可行之外,意外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在5月14日工程會主委吳澤成親自主持的技術協商會議上,大地工程專家披露新莊機廠地質鑽探報告有嚴重疏漏。因為一連串的試驗錯誤,導致機廠地下水透水係數K值誤差可能超過100倍。新莊機廠設計單位台灣世曦公司大地工程部經理周公台先生,也已承認相關地質試驗確實有問題。此錯誤可能導致未來樂生院與新莊機廠發生嚴重的崩塌與湧水現象,不但影響樂生院區,更將影響捷運機廠的營運安全。捷運局必須正視自己犯下的錯誤,因這個錯誤將影響樂生院民人身安全,更將危害未來所有使用樂生文化園區及捷運新莊機廠大眾之生命安全。地下水的問題已提出逾兩個禮拜,中間歷經兩次工程會的技術協商會議,相關工程專家亦兩度行文捷運局及工程會提醒此重大疏失。然而,令人憂心與寒心的是,捷運局至今未有任何回應,而工程會對此同樣裝聾作啞,並且仍執意要在5月30日將保存方案定案。我們已用盡各種「理性」的方式溝通,但除了官腔官調的敷衍外,我們得不到任何捷運局的正面回應。

    危機在即,而地下水參數錯誤問題卻未被大眾所知曉、亦未被工程會充分討論。根據過捷運局過去的敷衍與傲慢,我們預期現場捷運局官員將繼續會推諉卸責,不願正視此重大疏失。根據以往經驗,如此艱澀的工程訊息,亦難於行動中獲得媒體青睞與深度報導。在衡量「丟蛋後果」與「樂生院與新莊機廠俱因地下水而崩塌」孰輕孰重之後,我們決定在捷運局官員持續的推諉與敷衍之後丟雞蛋,向捷運局直接施壓,並透過媒體朋友的關注,向社會大眾傳達此嚴重工安問題。

    捷運局陳情行動過後,台北市議會已於隔天要求捷運局對地下水透水係數誤植疏失,提出詳盡報告說明,而部分民眾也開始關注此一工安問題。終於打破捷運局長久以來的黑箱與敷衍,地下水問題可望成為公共議題,持續被眾人監督討論。

    每一次激烈的抗爭行動及其後的刑罰,都是我們必須承擔的危險與傷害。我們雖然知道丟擲雞蛋後可能面對的法律責任,卻仍然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無非希望大眾能對於捷運局怠忽職守將造成的嚴重工安傷害──「因地下水危機而使捷運新莊機廠與樂生院區雙雙崩塌」危機給予關注與討論。這次行動事出倉卒,我們對於現場情況掌握不足,也未能有效回應後續引發之批評,我們認為這是行動前討論有欠周全所致。我們將會記取這次寶貴經驗,對往後行動採取更謹慎的態度,在此感謝各位朋友的針砭和鼓勵。

    捷運局疏忽所造成之地下水透水係數誤植危機,相關文件以上傳樂青網站,歡迎一同討論。

    豬小草 said...

    [memo]

    pipperl寫了一篇從許少蘋事件談新聞倫理的文章,當中有一段是這麼寫的:「鏡頭和麥克風不是記者個人的武器,是公眾的武器,只是公眾把這武器跟記者證一起交給了妳………」

    這是我們很常聽到的說法,或許也是我們認為媒體是第四權的理由(我沒讀新聞學啊,有問題不要找我)。

    可是,在許少蘋的部落格,有一位支持她的Thomas是這麼說的:

    「因為記者是一項職業,它有它的特殊性.如果大家對它有期待是很好,如果它被賦予神聖的責任期望它像包青天一樣懲奸鋤惡,那是法官的責任,並不是記者的天職.

    記者的天職是去呈現兩方的立場,並且呈現事件的過程.希望你們讀新聞倫理的時候沒有打瞌睡.我可是記得第一堂課我就聽到了.

    另外搞清楚,公司的新聞部上從編輯台,下至編採中心的調度長官以及記者大部分都是從新聞科系出來的,我看是大部分的新聞從業者都謹守了工作的本分,只有你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記者證不是公眾賦予的,是公司給的,一直講一些脫離現實的論調,會讓人認為你們是弱智.」

    老實講,Thomas的說法我還比較同意呢,因為,這就是「某一類」(姑且稱之主流吧)的新聞媒體啊。當然,有這類,就有另一類(姑且稱之為獨立吧),而這兩類新聞媒體裡的記者,對於「倫理」、「天職」、「手法」,恐怕就有著不同的想像與訓練吧。

    豬小草 said...

    [memo]

    剛剛看到胡清雅寫了一篇事後感想,同學B,Good Job!

    Click said...

    To judie35
    抱歉,題外話,有一些事實必須釐清
    去年台灣社916的遊行中,中天的主播台並不是民眾拆的,那個男主播也沒有被任何人打。

    當場是有民眾跳上主播台鬧場,干擾播出,甚至扯斷訊號線(不知有意或無意?),但是並沒有民眾動手拆主播台,主播台是中天自己要撤走,然後他們再對外說「民眾拆了主播台」。
    後來鏡頭中,男主播所以抱頭離開,是因為下台階時滑了一跤,但中天卻在未經查證的第一時間即打出「主播被打」的字幕,後來也未對此訊息有澄清或道歉。以上。

    中天的惡質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實在很難想像,為什麼中天有辦法把全台灣有人格缺陷的人都聚集到他們電視台裡。

    Cheer said...

    有人有中天執行副總的E MAIL嗎
    我好想E給陳浩看他的記者的所作所為 ><"

    我看到許記者之前BLOG說去採訪
    刑事局之後還說:原來是那麼小的單位啊
    早知道就穿我的高跟鞋去了...Orz..

    求一個E mail拜託~

    豬小草 said...

    看到佳欣的這篇文章,內心有個奇怪的地方被打開了。

    董 福興 said...

    那是女神小管寫的

    豬小草 said...

    是喔,我看小管寫的前言,還以為是他整理佳欣的筆記,真糗。XD

Powered by Blogger.